河北省承德市隆化县董存瑞烈士陵园欢迎您!

景区荣誉

图片新闻

我亲历董存瑞炸碉堡之战

王继宗向官兵讲述董存瑞的故事 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英雄壮举,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热血青年。但是前段时间有个别媒体却质疑董存瑞炸碉堡的真实性,引起...[详情]

存瑞视频

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存瑞 > 战友回忆 >

攻打隆化中学

作者:办公室 来源:隆化县董存瑞烈士陵园管理处更新时间:2017年12月12日

梁岐(董存瑞生前所在96团团长):

我32师96团到达隆化县外围时,受令打隆化县城苔山脚下左面至95团之间这段敌防的任务。我受领任务回到团部,带着营连干部察看敌情地形,下达作战任务,将1营布置在苔山脚下河道的左面,因靠河边不远有一四合院,驻有敌一个加强连,命令他们首先消灭该敌,然后向城内发展,攻打隆化中学的右面。3营作为团预备队,团指挥所设在1、2营之间。各营黄昏前进入各自的指定位置,等待纵队的总攻信号。

5月25日拂晓前,纵队指挥所发出的总攻信号弹划破了黎明的宁静,我所有参战部队一齐向敌发起了猛烈的攻击,敌人凭借着苦心构筑的永久性明暗堡和地道顽抗,在扫清外围时,战斗进行得异常激烈。苔山守敌被我31师的炮火压住了,所以我1营受苔山之敌侧射火力减弱,于是打响后不久就攻进了四合大院,全歼守敌,继续向城内进攻,右边受到河道的限制和苔山守敌之侧射火力,左边受桥头堡火力的侧射而无法通过,战斗呈胶着状态。这时我用望远镜观察2营的战况,看到他们就在一小块起伏地上,机枪和手榴弹打成一个团儿。

我放下望远镜,拿起电话和2营长常胜同志通话,开口就说:“你们怎么搞的,为什么不前进?”他回答说:“我们已经攻占了距城不远的一块起伏地,前面距我们占领之地四五米远的干沙河套上有一个能容纳一个排的大桥头堡,火力很强,前面是开阔地和干沙河套,不好接近,已有好几名爆破手都牺牲在半途中,我们正在组织火力和突击队爆破手。我们的手榴弹打完了,赶快给我们运手榴弹。”我听了后接着给3营长阎维平同志打电话,命令他赶快将他营的手榴弹集中起来派人立即给2营送去。

 

宋光田(董存瑞生前所在2营教导员):

5月25日,总攻时间终于来到了。我营各连于24日夜12点进入各自阵地待命。4连为营先锋连,阵地位于下洼子村西距敌隆化外围阵地50米处。约晨4时许,3发信号弹射向天空,友军向敌主阵地发起攻击,同时我4连也向敌发起猛烈进攻,大约用了一个多小时,付出不少代价,将敌此前沿阵地摧毁。营里立即动用第二梯队6连,6连作风勇猛顽强,像一把尖刀从4连打开的缺口向敌阵地纵深——隆化中学插去,这一带敌人工事坚固难攻,每拔掉敌人一座碉堡,都要付出血的代价。支援组不断地向前沿运送弹药,又从前沿阵地救下伤员。约到中午,6连攻到中学东北角横桥南端,指挥所带领4、5连进到干河套土坝南侧一边,观察到中学外围只剩下横桥南端6连冯副指导员电话报告:董存瑞班战士英勇顽强,前进路上大小碉堡均被炸掉,现班里仅剩3个人了。战士李振德要求火线入党,并和董存瑞争着去完成炸碉堡任务。我当即宣布营党委批准其火线入党,但李振德在爆破途中不幸牺牲了。经过一阵紧张的攻坚战斗,拔除了那个大碉堡。营指挥所立即吹响了冲锋号,4、5连迅速向中学冲去,突然遭到横桥上敌人机枪的猛烈射击,被迫停在开阔地上。这时大家才发现横桥不但是跨在旱河上的桥,还是桥型暗堡,不拔掉它就不能攻入中学。

 

郅顺义(董存瑞生前战友):

随着3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我军强大的炮火,把苔山上的敌人火力全给压住了。在硝烟弥漫、烈火滚滚中,苔山顶峰的塔尖,被我军的大炮轰秃了,炮楼也被打掉了,大家高兴极了。

白副连长看了看手表,忙命令:“火力组、突击组、爆破组、支援组,准备好!”

2排长当即指挥机枪掩护。“爆破元帅”董存瑞抱起炸药包,带领全班跃出堑壕冲了上去。我和1班长等担任掩护和支援的战士,一步不拉地紧跟在后面。

6连的任务是从学校东北角突破隆化中学。爆破组的任务是干掉隆化中学东北角的4个炮楼和5个碉堡。

敌人的机枪“嗒嗒”地疯狂扫射,严密地封锁着部队前进的道路。还没接近第一个炮楼,爆破组的孙永德倒下去了,董存瑞轻声喊:“老孙!”孙永德没有回答。在接近炮楼时,张万才又牺牲了。4个炮楼和5个碉堡,一个也没有炸掉,就牺牲了好几个同志,怎不使人着急呢?突然,董存瑞用异常低沉的声调对我说:“老郅,沉住气……”说完,就见他一跃而起,敏捷地朝烟雾中冲去,第一个炮楼顺利地炸掉了。爆破声刚停,1班长就运上了第二批炸药包和20多个手榴弹。火力组一个劲地向敌人射击。我带领突击组,给董存瑞他们开辟道路。在各组紧密配合下,董存瑞和李振德又一气炸掉敌人的第三个炮楼和第五个碉堡。隆化中学东北面的旧衙门终于被打开了!

敌人的子弹像雨点般地打过来,李振德抱着炸药包机智地朝前跳跃,眼看就要冲到那段封锁区了,就在这时,一颗子弹打中了炸药包上的雷管,只听得“轰”的一声,李振德牺牲了。董存瑞急得把嘴唇都咬出血来。

正在这时,学校外侧旱河上的“桥形暗堡”里,突然喷出几条火舌。冲在前面的刘祥倒下去了。董存瑞不顾一切,冒着“噗哧“、“噗哧”的弹雨,奔到了刘祥身边,贴着刘祥的耳朵听他微弱地说:“班长…那是桥…形暗堡,你…你…”话没说完就停止了呼吸。他的眼睛瞪得很大,仍然在盯着董存瑞。董存瑞紧紧地抱着刘祥,怒视着那正喷着火舌的桥形暗堡,一动也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