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承德市隆化县董存瑞烈士陵园欢迎您!

景区荣誉

图片新闻

我亲历董存瑞炸碉堡之战

王继宗向官兵讲述董存瑞的故事 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英雄壮举,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热血青年。但是前段时间有个别媒体却质疑董存瑞炸碉堡的真实性,引起...[详情]

存瑞视频

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存瑞 > 战友回忆 >

董存瑞战友刘均:我亲眼见他舍身炸碉堡

作者:办公室 来源:隆化县董存瑞烈士陵园管理处更新时间:2017年11月07日

5月12日,在一个阴雨的下午,记者来到了隆化县碱房乡燕子窝村,董存瑞烈士的战友刘均就生活在这里。这是一个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农家小院,屋里没有值钱的家具,一台只有十多英寸的电视机已经看了好多年。

今年已经79岁的老人刘均,身材魁梧,但是身体却忍受着难言的病痛:小脑萎缩,言语不清,行走需依靠人的搀扶和拐杖的支撑。

老人每说一句话,都很吃力,且语言也有些含混不清。但随着老人断断续续的讲述,他把我们带到了那段战火纷飞的岁月……

董存瑞,一个18岁的老兵

1947年的3月,董存瑞所在的部队驻在沙峪、渤海所(今怀柔县与丰宁交界附近)一带整训,部队急需扩充兵力,这时的刘均也从隆化老家碱房乡来从军,并与董存瑞结识。

记者:你参军时多大年纪?你是怎么认识董存瑞的?

刘均:我刚一参军,就到了董存瑞所在的班,他是我的班长。参军那年我正好18岁,我和董存瑞同岁,他也是18岁,可人家却是个老兵了。

记者:你对董存瑞的第一印象怎么样?

刘均:(不假思索地说)人长得很英俊。

在我的印象里,董存瑞个子并不算太高,听战友们说他打仗很勇敢。那时候我是从一个农民当上的兵,到部队后啥都不会,他教我们怎么站岗,教我们怎么用枪,怎么用手榴弹。有时,他看到我们没有穿的或者穿得不好,还把他的衣服、鞋给我们穿。

记者:第一次参加战斗,怕不怕?

刘均:怕,我入伍刚3天就参加了四海战斗,怎么不害怕啊。在战斗前,董存瑞就开始为我们做战前思想工作,他说不要害怕,我们一定能战胜敌人,国民党军队一定会失败。有了他的鼓励,在以后的战斗中,我慢慢地就不再害怕了。

点将挂帅主动请缨

就这样,刘均和董存瑞生活战斗在一起,一直到1948年5月。1948年5月18日,部队开到了距离隆化县城五里地的一个小山村———土窑子沟村,所有的人都在期待着即将吹响的战斗号角。

记者:我们在看《董存瑞》的电影时发现,在攻打隆化之前,部队曾开过一个“挂帅点将”动员大会,你们的确开过大会吗?

刘均:那当然是真的。那是1948年5月24日。那天同志们一个个都士气高昂,我们六连聚集在村旁一块大洼地里,召开隆重的“挂帅点将”大会。“点将台”上并排竖起了四面红旗,旗上分别写着“爆破”、“突击”、“火力”、“支援”八个大字。为争当元帅,会场上显得很热闹,我记得董存瑞是第3个站起来发言的。

记者:后来就让董存瑞挂了帅?

刘均:对。董存瑞随部队到朝阳时,他专门学过爆破知识,后来成了全团的爆破能手,多次完成爆破任务,大家比较信任他,就赞成他当“爆破元帅”。

记者:在1948年前你们就打过隆化,是吗?

刘均:是。敌人在隆化驻了一个团的兵力,他们在隆化城周围修筑了40多个半永久性的碉堡,是由母堡和子堡组成的碉堡群。在碉堡群周围还有铁丝网等防御工事,这些工事再加上隆化县城外的苔山、龙头山等有利地形,难打得很。1947年5月,部队打了10天都没有打下来。这次要重新打隆化,大家心里都憋着一股劲儿。

我亲眼目睹了董存瑞牺牲的过程

1948年5月25日凌晨,天还没有亮,阵地上一片寂静。战士们焦急地等待着总攻的信号。凌晨4时20分,战斗打响。5时25分,命令下达了,董存瑞所在的六连担任主攻,从城东北向隆化中学外围工事运动,六连的各组互相配合,敌人的碉堡一个个被炸掉,很快就攻破了碉堡群。董存瑞带领爆破组连续爆破,顺利完成了扫清隆化中学外围工事的任务。

记者:战斗打响后,你和董存瑞一直在一起吗?

刘均:我在战斗前调出了董存瑞的班,来到了机枪班,负责为爆破组掩护。

记者:部队是怎么遇到了敌人暗堡?当时的情形是怎么样的?

刘均:下午3点多吧,部队又发起了第二次总攻,向隆化中学发起了冲锋,一个一个的碉堡都被炸平了,就看到前边有座桥,这座桥远看是座桥,实际上它与隆化中学有暗道相通。敌人将桥上的砖用枪一捅,就露出了机枪眼,雨点般的子弹把战士们压在一条土坡下,抬不起头。

记者:这个时候董存瑞他们正在干什么?

刘均:这时候董存瑞和战友们纷纷请战,要去炸掉碉堡,连领导派出了3名爆破手,可他们不是被敌人的子弹打中牺牲,就是被打伤,都没有完成任务。董存瑞再次向领导请战,领导最终同意了他的请求。

记者:这时候你们在干什么?

刘均:我当时调到机枪班时是弹药手,主要负责为爆破人员掩护。只见董存瑞挟起炸药包,弯着腰就冲了出去,在郅顺义的火力掩护下,他一会匍匐爬行,一会借助烟雾的掩护向前猛跑,最终跑到了桥下的旱河里。

记者:他冲到桥下后的情形呢?

刘均:桥离地面有一人多高,两旁是砖石砌的,没有放炸药包的地方。原来做了支架,也不知道是忘了带还是怎么回事儿,后边的战友又送不上去,这时候总攻的冲锋号已吹响了,董存瑞就托起炸药包,牺牲了自己。

记者:你是亲眼所见董存瑞拉开了导火索吗?

刘均:是,董存瑞牺牲的过程我亲眼所见,当时我们离他只有四五十米远。董存瑞牺牲后,我们都很悲伤,也很怀念他,他是为革命牺牲的。

攻打隆化战斗结束后,刘均又回到了董存瑞生前的六班。以后转战南北,并参加了抗美援朝,1957年复员回乡。

老人家中四个孩子,老二至今还没有结婚,家中并没有收入来源。现在,他和老伴生活在一起,享受着低保,一年大约有2000多元钱,可这些钱的一大部分要花在老俩口吃药上。

现在,除了有关战争的记忆,老人并没有留下太多战争时期的东西,有过的几枚军功章,也弄得不知去向。但老人一直保存着他的复员证。

记者从老人复员证上看到:刘均,男,生于1930年2月17日,1947年3月入伍,1957年4月15日复员,职务:班长,立过三等功4次,小功一次,中共党员,1949年入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