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承德市隆化县董存瑞烈士陵园欢迎您!

景区荣誉

图片新闻

我亲历董存瑞炸碉堡之战

王继宗向官兵讲述董存瑞的故事 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英雄壮举,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热血青年。但是前段时间有个别媒体却质疑董存瑞炸碉堡的真实性,引起...[详情]

存瑞视频

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存瑞 > 战友回忆 >

战斗里成长

作者:办公室 来源:隆化县董存瑞烈士陵园管理处更新时间:2017年10月03日

1952年董存瑞生前战友座谈记录:

   1945年8月,董存瑞参加怀来县大队。9月就参加了攻打龙关的战斗。战斗前徐连长动员说:“咱们县大队枪不多,枪都在龙关城里保存着。”董存瑞听了很高兴,因为这次攻打的对象是伪警察,伪警察过去对老百姓那种蛮横行为,使他十分痛恨。参军一个多月了,可是自己还没有枪,这次就带了几颗手榴弹跟大伙去打敌人。打下龙关,上级就发给他一支伪造的旧式步枪,他高兴极了,经常摆弄和擦洗。

   10月,攻打赤城。当时,他在9班里当战士,看到22团在战斗中牺牲和负伤的同志,可把他急坏了,决心要给战友们报仇。用软梯爬城,他个子小、身子轻,爬得最快,在全连最前头。他爬上城,便向城两侧的敌人射击,掩护后面战友爬上城楼,表现得沉着勇敢。

《董存瑞烈士传略》

   解放赤城后,部队直插热河西部地区。当部队走到丰宁县大阁和龙门所之间的堂子沟时,与还没有缴械的日伪军一个骑兵团相遇。交火后,敌人搞不清情况,仓皇逃跑。董存瑞和战友们猛追猛打,缴获了1挺机枪、1支手枪和3匹马。当晚部队宿营,发现前面有敌人,首长派6班去侦察,董存瑞悄悄摸到敌人堆里,出其不意地用手榴弹把正在睡觉的敌人消灭了。

   1946年初,“停战协定”签字后,部队转移到怀柔一带整训。在部队整训期间,国民党军不断向解放区进逼。1946年4月初,在衙门村的国民党军,突然于深夜包围了24团3营驻地。2营长带6连急行20公里前去支援。此时,董存瑞已提升为副班长。他一边给大家鼓劲,一边抢着为战友们扛枪。他肩扛两支枪跑在最前面,全班都紧跟了上来,及时赶到指定位置,迅速消灭了敌人。中旬,国民党军在部队驻地桥梓村的东山修筑碉堡,并发动突然袭击。6连奉命增援。桥梓村中间有条小河,6连与敌接火,隔着河扔手榴弹,投弹投不远的战士把手榴弹都投到河里。董存瑞又气又急,他奋不顾身,从小道爬到河边,一顿手榴弹,把敌人的火力压了下去,部队趁势发起冲锋,将敌人击退。

   战斗结束后,6连在前桥梓村休息。离他们不远有一个小孩子,用手指勾着一颗拧开盖的手榴弹跑过来,一个趔趄摔倒了,手榴弹“咝咝”冒烟。董存瑞扔下饭碗,一个箭步冲上去,抓起即将爆炸的手榴弹甩了出去,回头用身体护住了小孩。

   夏天,国民党还乡团赶着大车到村子里来抢粮食。交火后,由于房屋阻隔,双方相持不下,董存瑞爬到房上,把四五十个手榴弹飞快投入敌人占据的院子里,炸得敌人死的死,伤的伤,活着的几个狼狈逃窜。

   1946年9月,参加延庆保卫战,敌人以飞机、坦克、大炮向董存瑞所在部队轰击。经过这场战斗,董存瑞认清了国民党反动派撕毁“停战协议”、大举进攻解放区的罪恶本质,革命到底的决心更坚定了。

   1947年初,参加了浩门岭战斗。

刘钧(董存瑞生前所在6班战友):

   记得我参军后参加的第一次战斗是浩门岭战斗,我们班担任坚守山头的任务。战斗从拂晓打响,敌人炮火打得很凶。中午,班长不幸牺牲了,副班长董存瑞挺身而出说:“我就是班长,大家听我指挥!”这样安定了我们战士的情绪。董存瑞又鼓励大家说:“我们一定要守住阵地,为班长报仇!”傍晚,上级命令反击,董存瑞带领全班战士杀向敌人,夺获一挺轻机枪,打死打伤20多敌人。董存瑞这种临危不惧、挺身而出的革命精神,受到团首长的表扬。

《中共党史人物传》:

    1947年4月,攻打察北重镇独石口。

独石口的战斗后,部队回师东进。6月,部队在隆化县旧屯村围歼敌骑兵团。战斗中,董存瑞巧妙地利用地形地物,运动到敌人的一个火力点附近。他越过两道墙,只见敌人的机枪还在喷火,封锁着我军的前时道路。他迅速躲进火力死角,猛然一跃,用双手紧紧抓住了打得滚烫的机枪筒,脚往墙上一蹬,猛劲一接,把那挺机枪夺了过来,然后调转枪口向敌人扫射。战友们从四面八方涌来,经过两个小时的缴战,敌骑兵团全部撤歼。

   董存瑞在独石口和旧屯战斗中表现得勇敢、顽强,经民主评议,上级批准,荣立大功一次,小功两次。

   7月,部队返回丰宁县大阁镇休整,旅里召开首次庆功大会,旅首长把一朵红艳艳的光荣花和两枚金光闪闪的勇敢奖章戴在董存瑞的胸前。

   9月,部队向丰宁县山神庙出击,在吕合堡、后所屯再次同敌人交锋。6连在后所屯与敌遭遇。敌人凭借有利地形,连续四次向我军发起冲锋,每次都被董存瑞和战友们奋力冲杀顶了回去。战斗中,董存瑞的腿部受了伤,他用裹腿包扎上,继续坚持战斗,战友们劝他下去,他说:“这点伤算什么,轻伤不下火线!”这次战斗消灭敌人一个排。战后,6连召开战评会,董存瑞又荣立一大功。

   10月,部队在延庆县四海一带开展“两忆三查”新式整军运动。

1952年董存瑞生前战友座谈记录:

   1947年12月,在热察边境延庆东面的四海南湾战斗,敌人以一个营的兵力,向董存瑞所在连的山头攻击。当时,董存瑞所在的8班,在山顶上担任警戒任务。为了更多地歼灭敌人,保存自己,他让战士趴在山背后,自己趴在山头上。他对战士们说:“准备好手榴弹,我说打,就一齐开火!”这样他们一个班,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战士们的弹药不多了,董存瑞说放石头砸,又打死打伤很多敌人,敌人不敢大股进攻。天快黑时,一小股七八个敌人笨猪似的向山上爬,董存瑞看见了,没吭声,待敌人快到跟前时,他悄悄转到敌背后去,没费劲,敌人服服帖帖当了俘虏。这次战斗中,他负了伤,但他继续战斗。战后,董存瑞被评为一大功、两小功。

王万发(董存瑞生前所在6连连长):

   1946年6月,蒋介石撕毁“停战协定”,大举进攻解放区,发动了全面内战。

   9月,蒋军进攻华北重镇张家口,敌人的部署是东、西两面夹击。敌人要想攻占张家口,东线必须占领延庆、怀来两个县城。为此,我晋察冀8旅24团奉命保卫延庆,在延庆川上拉开了阻敌西进的战线,当时董存瑞是2营6连6班副班长。

   2营在延庆东门外水屯村担任阻击任务。我们6连在村东小高地上,筑起了一米多宽、一人来深、北有猫耳洞、南有射击掩体的战壕。

   前几天,敌人以一到两个连兵力向我6连阵地轮番进攻,后来用一个营的兵力。最后几天,敌人动用一个团的兵力,向我6连及5连阵地发起疯狂进攻。我们的战士越战越勇,用手榴弹、步枪、冲锋枪一次又一次地把敌人打下去。敌机轰炸来了,他们躲进猫耳洞,炮火一停,战士立即冲出猫耳洞,进入射击掩体。有的掩体炸平了,战士们就爬到附近的弹坑里,迎战冲上来的敌人。有一次,敌人仗着飞机、大炮、坦克的掩护,在十几把冲锋号的吹阵下,以一个团的兵力,向我5、6连阵地猛扑过来。有的敌人已冲上我们阵地,战士们握着上了刺刀的步枪,迎着敌人,展开了白刃格斗。董存瑞个头不高,但身体很结实,他用刺刀把几个敌人拼下去,这时又有一个大个子敌人,端着刺刀向他冲过来,他毫无惧色地迎上去,机灵地一闪身,躲过敌人狠命刺来的刀尖,返身从背后朝那个家伙来了一个穿心透,那家伙一声叫,笨拙的身体倒在阵地前,后面跟上来的敌人目睹了这一声情景,个个心惊胆战,手颤腿软,拼命地逃了回去。在这次肉搏战中,董存瑞一个人就拼下去十几个敌人。

   敌人的冲锋被打下了,天上的飞机又来了,战士们进入猫耳洞,董存瑞一边拍打着身上的尘土,一边俏皮地说:“这仗打得真过瘾。一打,敌人就来送死;一休息,敌人又来放炮,比过年还热闹。”我们的战士在这样的环境里还是那么乐观。可他们常常是饿着肚子在打仗。有一天,早饭晚了一点,敌人的进攻开始了,炮火将饭打飞了,旅里为了能让战士们在中午吃上点东西,特为6连送来一些饼干。可是,饼干还没有分到战士手里,又被敌人炮火炸得埋在土里。这时,董存瑞冒着炮火,把埋在土里的饼干扒出来,送给战士们吃。董存瑞和6连的大部分战士连饼干也没吃上,但他们仍坚持战斗。

   每天晚上,我都命令各个排派出一个突击小组,在夜幕的掩护下到阵地上敌人的尸体堆里搜寻武器、弹药。董存瑞是2排突击小组组长,在十几天的战斗中,他共搜寻机枪6挺,步枪、冲锋枪100多支,弹药几千发。

   经过一天的激烈战斗后,敌人的炮火把战壕一大段一大段地炸平了。晚上,除留下少数战士担任警戒和突击小组执行任务外,其余的战士全部抢修工事,以便迎接第二天敌人的进攻。董存瑞完成了突击小组的任务,把武器上缴后,又积极主动去参加抢修工事。当敌人破坏严重时,战士们几乎要抢修一夜,疲劳程度可想而知,第二天枪声一响,他们又投入到战斗中去。这样连续15个昼夜,只能在敌人进攻的间隙打个盹,我们的战士挺过来了,杀退敌人几十次进攻,守住了阵地。

   战斗进行15天后,我军根据毛主席关于不计较一城一地得失、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战略方针,撤出了张家口。至此,我们胜利完成了阻敌西进张家口的延庆保卫战任务,撤离了延庆县城。

《董存瑞烈士传略》(吕小山、张敏杰)

   延庆保卫战进行到第15天,国民党军再次组织更疯狂的进攻,战斗从上午持续到黄昏,班长中弹昏迷,敌人已冲到跟前,董存瑞大喊一声:“同志们,听我指挥!”说罢,端起刺刀,跳出战壕,如同猛虎下山,杀向敌人,战友们也端着刺刀呐喊冲入敌群。敌人颤栗了,仓皇后退。天黑了,上级下达了转移的命令。董存瑞从敌人尸体拣来一大堆手榴弹,隔几分钟扔出几个迷惑敌人,待同志们撤出阵地,他才离去。

   经过15天,国民党再次组织更疯狂的进攻,战斗从上午持续到黄昏,班长中弹昏迷,敌人已冲到跟前,董存瑞大喊一声:“同志们,听我指挥!”说罢,端起刺刀,跳出战壕,如同猛虎下山,杀向敌人,战友们也端着刺刀呐喊着冲入敌群。敌人颤栗了,仓皇后退。天黑了,上级下达了转移的命令。董存瑞从敌人尸体上拣来一大堆手榴弹,隔几分钟扔出几个迷惑敌人,待同志们撤出阵地,他才离去。

   经过15个昼夜的麈战,战士们拖住了敌人,赢得了时间,掩护了地方政府和一些战略物资的转移,胜利完成了阻击任务。部队受到了肖克司令的通令嘉奖。董存瑞主动出击,作战勇敢,受到了团首长的表扬。

王万发(董存瑞生前所在6连连长):

   1947年4月攻打独石口时,我在2营6连任连长。战斗中,董存瑞带领3名战士夜摸敌哨所,活捉两名敌哨兵。

   团让我们攻下西南山敌炮楼。连队军人大会动员时,没等指导员讲完话,董存瑞就第一个站起来请战,要求担任突击队任务,并问全班战士能完成任务吗?全班战士齐声回答:保证完成突击任务,攻下西南山敌炮楼,最后经连干部研究决定,2排担任突击排,董存瑞所在的班为突击班。当我向全连宣布明确各排、班任务时,6班的战士高兴地跳跃起来。

   连队出发了,趁夜摸到西南山,靠近山头时,天空中有点月牙,什么也看不清,透视天空看山头,并不见直立的炮楼,只有一堆黑乎乎的东西,经问向导,他说:“日本在这修的炮楼,日本投降后群众把炮楼拆了,成了一堆乱石碴。”再有一会儿天就亮了,根据情况判断,敌人的哨兵一定是在里边避风。我当机立断,决定让董存瑞代理班长,带3个战士(一般一个战斗小组3个人,为防敌是3人哨,又给他们增加一名战斗骨干张瑞同志)摸到炮楼堆,4人一起跳进,有敌哨兵就出其不意地按住,不要出声……一会儿,看见4个小黑影一晃不见了,这说明他们已跳进去啦!我带几名战士紧跟着就上去了,进去一看,果真按住两名敌哨兵,董存瑞、张瑞各按一个。经审问敌哨兵得知:敌人一个排守这个山头,两挺机枪,山上放两个哨,其余人在距山头下边约百米处的隐蔽部睡觉呢(隐蔽部相当一间房大小,菜窖式的,上边用木头、秫秸和土棚上的,有一个进出口),我立即带一个班战士解决了隐蔽部内一个排的敌人,攻占了西南山。

天亮时,独石口北山、东山、西南山都被我们攻占了。两个团3000多敌人被围在城里。当我炮兵向城里鼓楼阁轰击时,敌人沉不住气啦,骑兵团开始从南门突围,接着1000多步兵也走出城来,被我们部署在西南山、北山、东山的部队阻击,经一场激烈的战斗,敌人除百余骑兵逃跑外,其余全部被歼,缴获枪支弹药一部,战马1000多匹。

在追击敌人的战斗中,董存瑞从敌人手中夺得一挺加拿大机枪。

战斗结束后,我们师受到军区表扬,6连受到了师、团嘉奖,董存瑞、张瑞同志在这次战斗中立了大功。